酷站推荐 联系站长

浏览量

扬州城管局长与女子落水身亡 被疑涉及权色交易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5月14日19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8-07-09

  本报特派扬州记者 王永端

  邹国春跳湖之前,已在城管局任职近5年,在城管局职工眼里,他是个平易近人、工作兢兢业业、认真严格的人。邹国春与妻子育有一女,女儿已婚并生子,其妻已退休在家。邹国春去世以后,城管局派出两名女工作人员前往邹国春家中,对其妻子进行安抚。

  10008201,这是江苏扬州市城管系统的一组执法人员数字编号,佩戴这组数字编号的是扬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开发区分局局长邹国春。邹国春的另两个身份,分别是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管理局局长和扬州市开发区建设局副局长。5月6日夜晚,伴随着一起跳湖事件的发生,10008201号数字的佩戴者邹国春,从此殒命明月湖中。与邹国春一同殒命的还有被坊间所指的邹国春的小三。一个有妻 、有子 、有外孙的局长,与另外一个女子相继跳湖身亡,这背后是一桩“梁祝缘”还是暗藏“隐情”?城市信报记者赶赴扬州,经过数日调查采访,试图揭开该事件的冰山一角。

  局长失踪

  此前,邹国春是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管理局的局长。他除了担任该局的局长之外,另两个身份分别是扬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开发区分局局长和扬州市开发区建设局副局长。

  5月7日是周一,这天,在城管局没有哪名职工注意到他们的局长没有来局里上班。

  郭惠民是该局副政委,如果按照局里之前的职务排名 ,他排在政委李贵才之后 ,而排在政委之前的是局长邹国春。也就是说,郭惠民是局里的“三把手”。

  早上8点20分,离上班还有10分钟,郭惠民就来到了位于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城市管理局,在办公室工作了一上午,到了下班时间,郭惠民锁上门下班回家。

  按照周一局里的惯例,下午2点半要开例会,这个例会一般情况下由局长邹国春主持。例会的主要内容基本就是对上周全局的工作进行总结,以及对本周新的工作进行部署。

  当天还不到下午2点,郭惠民就从家中来到了局里,他赶在下午2点半开会前,将自己分管的工作准备一下,在会上进行汇报。

  下午2点半到了,他带着汇报材料来到了局会议室,这时他才发现会议室里除了一些参会的政委和其他中层干部之外,并没有发现局长邹国春前来开会。

  一桌人等了数分钟,众人并没有等来邹国春。

  “局长可能有其他工作,他没来,会议就暂时放一放吧。”会场上有人提议。

  随后,众人散去。

  对于由局长主持的这样一个会议,局长没来会场,这在局中层干部的眼里,算不上什么奇怪事。因为之前也曾有过类似情况发生。

  这次局长没来会场主持会议,更没有哪名干部和职工追问这次例会上局长缺席的理由和去向。

  对于局长的去向,郭惠民自然也不会多问。每当这个时候,他会习惯想,局长可能因为出差或其他工作,暂时没回来或没顾上。

  直到下午快下班时,当地一家电视台的记者到访后问起局长的去向,郭惠民才多多少少感觉到局长当天的“失踪”确实有些“意外”。

  这名记者到局里找到他,问他们的局长邹国春今天有没有来上班?

  当郭惠民表示局长可能是因其他工作没来上班时,这名记者则表示,6日晚上,在新城西区的明月湖,一名年轻女子从桥上跳入湖中,一名男子随后也跳入湖中,双双殒命。当夜,二人的遗体被打捞上来,有人称落水的男子是开发区城管局局长邹国春。

  面对“空穴来风”,郭惠民在记者面前显得有些不悦,他皱了皱眉头:我们邹局长,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能还是不可能?面对记者带来的消息,他这个“三把手”不好擅下结论。他赶忙将这个情况向负责政治和宣传工作的局政委李贵才进行了汇报。

  “这怎么可能?”李贵才也觉得这消息有些“空穴来风”。

  放下电话,李贵才沉思了半天,他拿起电话拨打局长邹国春的手机,意外的是局长的手机关机了。

  这个时候,他仍不敢继续去想,也不敢对局长的去向擅下结论。

  此时,尽管已到下班时间,但李贵才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久久没有离开。

  此时,他才清醒地意识到,局长邹国春“失踪”已达一天之久。

  跳湖后的呼救

  局长失踪了,并且与单位没有任何联系,这确实让李贵才和郭惠民感觉有些意外。

  在将电视台的记者支走之后,李贵才考虑最多的是,面对这样一个没有经过证实的消息,他该如何去做?

  如果将这个消息向相关部门汇报,万一这个消息是假消息或者误判的消息,这势必损害局长邹国春的形象;如果明知邹国春从局里失踪达一天之久却不向上级汇报,他这个二把手是否该承担一定责任?

  此时的李贵才处于两难境地。

  随后,他尝试着向相关部门打听“局长”的下落。

  当天晚上,一个确凿的消息传到他这里,6日夜扬州警方确实在明月湖打捞出两具尸体,后经过多方确认,男子为开发区城市管理局局长邹国春。

  接到这个消息后,李贵才的脑子里嗡嗡响:这怎么可能?

  至于那名同时打捞上来的女子的身份,此时的李贵才根本已无暇追问。

  他在不安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副政委郭惠民。接到这个消息,郭惠民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8日,这个消息在全局乃至整个扬州市传开。

  明月湖位于扬州市新城西区,距离邹国春工作所在地的开发区城管局约20公里。

  事实上,6日夜晚,这起“悲壮”的营救女子事件在明月湖里上演。

  6日晚上7时10分许,驾驶摩托车沿市区文昌西路由东向西行驶的白连刚,路经明月湖上的北桥时,一阵“救我……救我……”的声音随风传来。

  此时白连刚驾驶的摩托车已经来到了大桥上,就在水中的女子喊出“救我……”的声音后 ,白连刚赶忙放慢了速度。

  白连刚看到,桥上有一名男子,来不及脱掉外衣,瞬间从5米多高的大桥上跳入了湖中。

  此时的白连刚干脆将摩托车停稳,站在桥上向湖里观望。借着灯光,他似乎看到在水里挣扎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在短短的几秒钟里,这名女子连同跳下的男子就不见了踪影。

  此时,从桥上经过的车辆和行人越来越多,行人见到这一幕后,只是站在桥上吃惊地观望,但没有人在这个黑夜里冒险跳湖去伸援手。

  人越聚越多,在事发10多分钟后 ,接到报警的当地警方赶到了现场,随后当地消防部门、120急救车和打捞队相继赶到事发现场进行搜救。

  在搜救的同时,当地警方发现,在事发的大桥上停着一辆红色轿车和一辆黑色轿车。红色轿车上的引擎部位放着一双女子的白色凉鞋,红色轿车的副驾驶座上则留有一个女式包、手机、便签本等物品。

  很快,有路人发现,那个便签本上写有:自己明白,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我难以承受,只恨我自己太傻,太容易相信人,是我命不好,我只恨我自己……

  直到深夜11时许,坠湖的两人才被打捞上岸,此时两人早已气绝身亡。

  经过排查,相关部门确认,被打捞上岸的男子是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管理局的局长邹国春,而那名女子年龄大概25岁左右,身份不详。

  不过有人根据其留在便签本上的字迹,怀疑女子是邹国春生前的小三。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创业故事

  • O2O实例:借力微博微信 路边烧烤摊重

    O2O实例:借力微博微信 路边烧烤摊重

    在浙江湖州随处可见的一家路边烧烤摊里,有个叫阿虎烧烤的看似很平常,却有着不平常的一面,这是湖州第一家实现微信自助下单的烧..

  • TrueCar为什么这样红?

    TrueCar为什么这样红?

    自打2013年12月初汽车之家在美国上市,一家叫做TrueCar的美国网站就开始被越来越多国内汽车圈的人挂在嘴边,在很多人眼中,TreuC..

友情链接

金沙电玩 建站技术 创业故事 资本动态 酷站推荐

Copyright © 2002-2019 金沙电玩城官网【官方下载】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网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