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站推荐 联系站长

浏览量

媒体称部分地方药费下降后检查费等上升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5月03日05:01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8-07-09

  对话人:本报记者 李红梅

  卫生部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杨洪伟四川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 徐俊波

  【新闻背景】

  在今年的医改工作安排中,明确县级医院取消药品加成,这意味着公立医院开始取消“以药补医”。近日,北京、深圳、山东等地纷纷宣布试点取消药品加成。

  近年来,卫生行政部门一直在严控医院的药占比指标,即药品费用占医疗总费用的比例。由于药品费用占总费用的比例偏高,控制药占比能在一定程度上使患者的看病总费用下降。但从各地情况看,不断有患者反映药费下降了,检查费、耗材费等却上升了,高值耗材如心脏支架等用得更多了。

  这种情况属实吗?应该怎么看呢?

  一问 “按下葫芦浮起瓢”?

  记者:有患者反映药费下降了,检查费、耗材费等却上升了,这种情况属实吗?

  杨洪伟:有的公立医院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但是基层应该没有这种现象。因为基层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了基本药物制度,这些机构卖的基本药物全部零差率销售,补助由政府兜起来了。而且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规模小,用药也少,检查项目更少,所以这种情况基本不可能出现在基层。

  今年年初的卫生工作会议上,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会上强调要取消“以药补医”,这明确了药占比是一定要降下来的,医院不能再依赖过多的药品销售收入来养活医院。

  徐俊波:这几年,卫生行政部门一直在强调药占比要下降,不仅如此,还要严格控制抗菌药物使用比例。但如果单纯降低药占比,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二问 为何不能光降不升?

  记者:药费降了,检查费、耗材费却上升了,那取消“以药补医”不是成了“换汤不换药”吗?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

  杨洪伟:由于目前公立医院并没有进行实质性的改革,比如并没有根本改革医院的收入结构。让医院降下药占比,在没有明确补偿责任由谁承担的时候,医院只能想办法补偿。

  医院的补偿渠道主要有三个:一是由政府直接补助。药品收入一般要占公立医院收入的四成左右,由于数额巨大,从财力上来说,完全由政府补偿不太可能;

  二是调整医疗技术服务价格。我国的医疗技术服务价格多年来没有调整过,很多项目价格未能体现医务人员劳务技术价值。但是调整这个价格的过程比较漫长。调整服务价格后,不能低于现在医务人员的平均收入水平,因此要进行严格测算,但是目前很难掌握收入现状,如何合理体现医务人员劳务技术价值成为一大难题;

  三是从检查、耗材的费用上补偿。这个途径相对比较好操作。我国对耗材的管理比较不规范,其中隐藏了不少监管漏洞,难以约束医生行为。

  记者:“以药补医”机制涉及的方面不仅是医院补偿机制,还包括其他分配、药品供应等诸多管理方面的机制。单纯降下药占比,有点“头痛治头、脚痛治脚”的感觉,所以,也会产生降下药费的“葫芦”,却浮起检查费的“瓢”的不良反应。应该如何改变这样的局面呢?

  杨洪伟:取消“以药补医”必然是一项整体性的、综合性的工作,不可能单靠降下药占比或是药品加成就能完成。从以上分析也可以清楚看到,表面看是要降低药占比,实际上取消以药补医涉及补偿问题,应该系统地、以综合手段来解决。

  三问 不增负担能补医吗?

  记者:从分析来看,调整服务价格比较可行,但是过程可能太长,而又不能完全靠政府补贴,那出路何在呢?

  杨洪伟:从长远来看,调整服务价格是必然趋势,也非常有必要。医疗服务价格的合理增长机制好比是医疗卫生机构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重要,但是一步调整到位比较困难,只能逐步调整。

  政府的补助也可以补偿基本医疗服务费用。目前在首诊、双向转诊的机制尚未形成的情况下,公立大医院仍要承担基本医疗的服务功能,可以测算一下这部分的成本进行合理补贴。

  医院内部挖潜也是一个渠道。通过精细化管理,加强物耗管理,可以挤出不少成本,弥补一部分不足。实际上,取消以药补医本身就是一个综合管理的问题。不可能完全没有药费收入,药占比也不是越低越好,而应该合理降低。

  此外,对耗材的管理应该规范起来,引入社会组织对医生行为进行监管。同时鼓励社会办医,当社会资本办医的比例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公立医院自然有动力进行综合管理,以赢得市场。

  记者:对于医院来说,服务价格的调整有没有难题待解呢?

  徐俊波:我们不太愿意单独调整服务价格,如果要调,应该所有医院一起调整,否则百姓不接受。

  我认为,政府应该有一部分补贴。以我们医院为例,药品收入每年大约为3000多万元,数额比较大,降低一个小数点都意味着一大笔的损失。比如损失1000万元,医院要挣5000万元才能从中获得1000万元净利弥补不足,而政府直接就能补足。

  记者:药占比降到多少比较合理呢?

  徐俊波:合理线应该是有的,大概会有一个标准,但是很难测算。每个科室情况都不一样。我们的做法是从总体上进行合理控制。

  我们制定门诊、住院的药占比“双控”指标,同时以医院前三年的使用比例的平均数作为参考,要求每年下降一定幅度。当然整体的工作量上升,使医院的边际成本下降,保本点降低。

  现在,我们医院的药占比已经从以前的46%降到目前的37.5%,工作量大大上升,内部管理上更是节约了大量成本。但是我们认为还应降到30%以内,像我们这种三甲医院应该多以技术吃饭,而不是以药品收入为主,这样能增加竞争力,也能赢得百姓的信赖。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创业故事

  • O2O实例:借力微博微信 路边烧烤摊重

    O2O实例:借力微博微信 路边烧烤摊重

    在浙江湖州随处可见的一家路边烧烤摊里,有个叫阿虎烧烤的看似很平常,却有着不平常的一面,这是湖州第一家实现微信自助下单的烧..

  • TrueCar为什么这样红?

    TrueCar为什么这样红?

    自打2013年12月初汽车之家在美国上市,一家叫做TrueCar的美国网站就开始被越来越多国内汽车圈的人挂在嘴边,在很多人眼中,TreuC..

友情链接

金沙电玩 建站技术 创业故事 资本动态 酷站推荐

Copyright © 2002-2019 金沙电玩城官网【官方下载】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网站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