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站推荐 联系站长

浏览量

兰州出租停运调查:月交4千份子钱且单双号限行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5月14日03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8-07-09

  2012年5月6日,距离兰州出租车停运风波已有一周时间。围绕着出租车的话题,依然是兰州市街头巷尾热议的焦点。

  在政府紧急督促正在检修的加气站恢复供气之后,兰州出租车恢复了往昔的平静。表面上看,兰州出租车“加气难”的问题,此后有望得到改善。

  兰州市承诺,将尽快审批、新建一批加气站,并在现有具备条件的加气站开通出租车加气“绿色通道”,以缓解出租车加气压力。与此同时,兰州市表示,将畅通与出租车司机的联系渠道,及时掌握行业情况和驾驶员诉求,进一步畅通信息渠道,及时解决出租车司机的实际困难和问题。

  恰如一位长期观察者认为,“现在仅仅解决了燃眉之急,并未撼动这个行业深层次的矛盾。”

  一些熟悉兰州市出租车行业的人士意识到,这场停运风波发出的警示,正是兰州出租业乱象的告急之声。

  出租车司机:收入越来越少

  5月3日中午,位于兰州市雁滩雁兴路的加气站异常冷清。前来加气的车辆不需要排队,随到随加,完成整个过程只需两三分钟。“好久没有这么舒坦过了。”在已经有10多年驾龄的出租车司机李强的记忆里,这是多少年难得一见的场景。

  更多的时候,留给李强的是痛苦的等待。每天,他需要像个陀螺一样不停地转动。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头疼还是感冒,生活几乎“如出一辙”——早上7点出车,晚上6点交班回家。期间11个小时,中午和傍晚需各加一次气,两次加气一共要耗掉3个小时。时常,加气站足足要排起两三公里的长龙。

  从2009年开始,他迎来了10年来生意最不景气的时光——份子钱每月高达4125元,加之每天必须消耗的两罐气,“每天一睁开眼,200块钱就没了”。

  更令他感到不满的是,兰州出租车实行单双号限行。遇到限号的日子,出租车进不了主城区,他一天要少收入200多元。再加上一天一两个小时的拥堵,“最惨的一天,只挣了几十块钱。”李强说,“如果碰上修车的日子,不光赚不到钱,还可能赔钱。”

  加气难,是兰州出租车此次停运风波事件的“导火索”。停运前的4月底,兰州市3家气站同时封闭检修改造,让原本紧张的局面“雪上加霜”。

  对数量并不充裕的兰州加气站来说,目前已经是在超负荷运转。5月4日凌晨时分,夜幕下红山根加气站一派繁忙。已经干了8年加气工作的班长李军禄告诉记者,目前该加气站24个小时全天候运营,21名加气员分成3班,昼夜不停歇。

  随着油价上涨,近几年私家车纷纷选择油改气“减负”。“气站的压力很大,设备老化的速度都加快了。没有什么潜能可挖了,除非扩大规模。”李军禄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发现,巨大的经营压力,加剧了兰州出租车司机诸如“挑肥拣瘦”式的拒载现象,也加剧了兰州市民对出租车行业服务质量的抱怨和不满。

  黑车:合理性和合法性之争

  兰州出租车司机纷纷将收入锐减的矛头指向了“黑车”。

  没有人能说清楚,兰州的“黑车”数量究竟有多少。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黑车”司机相当部分已经职业化。并且,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原先就是出租车司机。

  临洮人王刚就是“黑车”司机之一。2003年,他从老家到兰州干起了出租车。坚持不到两年,“被迫转行”了。

  “压力太大,不论刮风下雨,还是生病,都要工作。”王刚说。此后,他借钱凑了11万元买了车,转行跑起了“黑车”。

  王刚从当地都市报上得知,兰州市即将掀起一场严厉的打击黑车行动。

  5月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中国青年报记者提问时,兰州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李文生将“黑车”屡禁不绝的原因归结于两点——“运力不足,市场有需求”、“逃避税费,利益驱动”。

  李文生介绍,近年来,兰州市对打击黑车始终保持高压态势,“有效遏制了黑车数量上涨的势头”。

  他透露,仅去年年底,兰州市就查扣黑车1355辆。今年一季度,查扣的黑车数量达420辆。

  李文生还表示,目前兰州市交通执法力量弱,专业队伍仅有33人,装备也很落后。在打击黑车时,调查取证难,处罚力度偏低,“效果不甚理想”。

  兰州市副市长牛向东补充说,之所以“黑车”屡禁不绝,原因在于“没有形成长效机制,下一步将探索实施打击黑车常态化机制”。

  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兰州市有关部门还透露,当地政府已着手制定《兰州市道路交通运输条例》和《兰州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提高处罚力度,确保我市出租汽车行业管理有法可依、规范管理”。

  不仅如此。兰州市还将动员全民参与,对群众举报黑车线索予以重赏,形成“全社会共同治理黑车的局面”。

  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兰州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何文盛博士直言“在现有的环境下,黑车是打不完的”。

  他表示:“黑车存在的根本原因在于,现有的合法化的城市交通运输体系无法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存在着较大的供给缺口,这些缺口自然而然就由黑车进行了填补。通过政府干预和管制这些行政手段,减少了有效供给,留出来的空间谁来填补?”

  “只要市场有需求,黑车、黑摩的就会层出不穷。光靠动员政府的力量进行禁止和打压,是压不住的。”何文盛说。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对于兰州市这个360多万(不计流动人口)人口的省会城市来说,出租车拥有量仅有6738辆,平均534个人拥有一辆出租车。

  份子钱为啥不能动

  兰州出租车单双号限行制度被广为诟病。在出租车司机以及专家看来,在运力不足的现状之下,单双号限行加剧了供求矛盾。有人甚至认为,不设法改善交通环境,而一味地限制出租车的运力,有些“南辕北辙”。

  对此,李文生解释:“出租车对路面的使用量是普通车辆的8~10倍。如果出租车单双号解禁,对兰州市的交通压力将会非常大。”

  兰州市交通局提供的数据表明:兰州市每天上牌的私家车数量平均在200~300辆。目前,兰州市车辆数量已经激增至40万辆。

  对这座东西狭长的带状城市来说,车越来越多,路越来越堵,交通欠账已经让它“臃肿不堪”。“关键一点,交通基础设施没有得到改善。”李文生说。

  出租车数量的严格管制亦不是出租车企业希望看到的,尽管这样可能会打破原有利益格局。上世纪90年代,兰州市曾经有大大小小的出租车公司100余家,此后,经过整合,目前有23家出租车公司。

  经过行业洗牌,奔马出租成为兰州出租车业界的“行业老大”。目前,该公司拥有1300多辆出租车,占到整个行业份额的19.1%。

  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兰州出租行业实行公司化模式,大致的格局是这样的:政府拍卖运营牌照并掌握调价权——出租车公司买入牌照并发包给司机——司机出力拉活儿并缴纳高昂承包费——消费者为一切埋单。

  没有人敢想象,占有垄断资源的出租车行业,竟面临亏损之虞。兰州奔马集团副总经理赵位贤告诉记者,该公司甚至有时要拿修理厂、驾校、房地产等子公司的收益补贴出租车企业。

  在赵位贤看来,“行业也有自己的苦。”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创业故事

  • O2O实例:借力微博微信 路边烧烤摊重

    O2O实例:借力微博微信 路边烧烤摊重

    在浙江湖州随处可见的一家路边烧烤摊里,有个叫阿虎烧烤的看似很平常,却有着不平常的一面,这是湖州第一家实现微信自助下单的烧..

  • TrueCar为什么这样红?

    TrueCar为什么这样红?

    自打2013年12月初汽车之家在美国上市,一家叫做TrueCar的美国网站就开始被越来越多国内汽车圈的人挂在嘴边,在很多人眼中,TreuC..

友情链接

金沙电玩 建站技术 创业故事 资本动态 酷站推荐

Copyright © 2002-2019 金沙电玩城官网【官方下载】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网站索引